九五至尊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九五至尊 > 现代故事 > 百姓故事

神秘的木箱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3-22 祖湘

九五至尊 www.mejkm.com   一

  江颂光是一个商人,半年前,他通过一所家政服务公司,雇了一个叫刘颖的保姆,因为她有五十多岁了,所以他一家人都管她叫刘大妈。

  有一天,江颂光的妻子胡玉君,从学校接儿子江晓明回来,刚打开门,就看到客厅的地上到处是血迹,吓了一跳。

  这时,刘大妈出现了,她的右手上拿了一把滴血的菜刀,另一只手上拎着一只鸡,她笑了笑:“人老了,不行啦。一刀下去,这鸡竟然没有死,放到盆里,它竟然跳了出来,从厨房跳到了客厅里,弄得到处都是血迹。等炒好鸡肉以后,我会把地上的血迹弄个干净。”原来是这样。

  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奇怪,江颂光怎么还没有回来呀?平时,他早就回来了。就算他有事不回来了,也会提前打个电话说一声。而这次,他人没有回来,电话竟也没有打一个,真是的。

  等了半个小时,江颂光还是没回来。胡玉君带一些赌气的声调说道:“不等了,菜都快要凉了,还不见回来。我们先吃,不等了。”吃了晚饭以后,已是晚上八点多钟。刘大妈先是清洗了房里所有的血迹,然后,她就到厨房去了。

  胡玉君打开了电视机,电视上正在播放一个谈话节目,其中一个嘉宾很严肃地说:“我不知道司法部门的人是怎么想的,一个被称作大箱子杀手的女人,最近,竟然被假释。像她这样的人被放出来真算得上是天大的失误。我不相信,那个被假释的女人会悔改。为了让广大民众能够提防一些,我可以告诉大家,那个被称作大箱子杀手的女人姓刘,五十多岁,人显得很精神的,她是典型的病态心理患者,让人恐慌的是,她出来了,就在我们的中间。她会不会杀人后,把人装进她的大箱子里,这没有人能回答。真的是太可怕了。”

  神秘的木箱天啦,刘大妈也姓刘,也很精神,也五十多岁,最为要命的是,刘大妈也有一个大箱子,这种种迹象表明,刘大妈极有可能就是电视上所谈到的可怕女人。

  二

  胡玉君霍然站起来,冲到二楼的书房里,但江晓明没有在里面写作业,她又冲进了他的卧室,还是没有见到他。

  平常,江晓明喜欢听刘大妈讲故事,难道他是到刘大妈那里去了?胡玉君的心怦怦跳,她努力使自己镇定一些,然后她下楼到厨房去,在那里,她果然看到了江晓明。“儿子,过来。”胡玉君轻声说道。

  江晓明不愿意离开,他说他要听故事。

  “过来。你的作业还没有写完吧。”胡玉君很急。

  “作业不多,我在自习课上就写完了。”江晓明这样回应着。

  这时,刘大妈开口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急着叫江晓明跟你走?”

  胡玉君内心一阵惊慌,但表面上,她尽力装作若无其事,说:“没有什么事啊,我只是想辅导一下他的功课,最近,他的成绩下降了一些。”

  “是这样啊。江晓明,成绩下降可不行,让你妈辅导一下你,跟你妈去吧。”幸好刘大妈没有觉察到什么。就这样,江晓明跟着胡玉君出了厨房。胡玉君想带着他离开。但是刘大妈也跟着出来了:“江晓明呀,快上书房,让你妈辅导你功课。”

  为了不引起刘大妈的怀疑,胡玉君只得牵着江晓明,上二楼进了书房,并立即关了书房的门,她紧张极了,一掏出自己的手机,就开始拨打江颂光的手机号码,可是,手机通了,却没人接。怎么会这样啊,平时她一打江颂光的手机,十秒钟不到,他就会回话了。这次,是怎么了???她惶然想,客厅的血?;岵换岵皇羌ρ?,而是江颂光的血,极有可能,他受到了刘大妈的袭击。她越想越感到怕,他现在怎么样了,他是不是被装进了箱子里了。

  三

  刘大妈的房间,也在二楼,她的那个大箱子就在她的房间里。胡玉君告诉儿子江晓明,刘大妈可能是大坏人,要他紧跟着自己,千万别弄出很大的声响,以免惊动刘大妈。江晓明看到胡玉君紧张兮兮的神情,也紧张了起来,并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接下来,胡玉君母子两人,用最快的速度潜入刘大妈的房间里,看到了摆在房间一角的大箱子,胡玉君想打开箱子,可是,箱子上锁了,没有钥匙,箱子根本就打不开。胡玉君想,自己常常把钥匙放在抽屉里,或者是枕头下,有可能,刘大妈也如此。

  在这房间里,只有一个柜子,在柜子的下方,有三个抽屉,胡玉君拉开第一个抽屉,查看了一番,没有发现钥匙;接着拉开了第二个抽屉,依旧没有钥匙;紧接着拉开第三个抽屉,还是一无所获。

  她快步走到了床头的位置,稍弯了下腰,伸手往枕头下一摸,就摸到了一把钥匙,这会不会就是开箱子的钥匙?她迟疑了一下,然后走到箱子旁边,用钥匙往锁孔里一插,一转动,锁就开了,正当她要打开箱子盖时,突然听到了脚步声,不好,刘大妈上楼来了。

  真是险极了,胡玉君母子刚刚在床底下躲好,刘大妈就推门走了进来。“唉,难道我忘记锁箱子了?人老了,记忆力真是差了呀。”刘大妈很快就发现钥匙插在锁孔里,她弯腰拿着钥匙转动了一下,锁上了,然后扯出了钥匙。幸好,刘大妈记忆力不好了,否则肯定会怀疑有人进来,那就糟了。

  突然,胡玉君的手机响了,有人打电话给她,天啦,她吓得立即关掉了手机。“谁在床底下,快点出来!”刘大妈大喝道。胡玉君母子两人已经暴露了,只得从床底下爬出来。

  “你们两个,怎么到这床底下去了?哦,那箱子上的钥匙,是你们插在锁里的吧,”刘大妈停顿了一下,面无笑意,“你们要是打开过箱子,看过了里面的东西,那么肯定对我已经起了一些怀疑。那我就直说了,我也是没有办法,才以保姆的身份混进你们家的。要是你们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很有可能,会不愿意与我在一起相处。”

  刘大妈似乎决定摊牌了。胡玉君有些慌,但她知道,越是在这种时候,越是要镇定些,不能轻易示弱,但是她的身子却在不争气地轻微颤抖着。如果刘大妈真是一个杀手,那她一旦摊牌,就表明她要下毒手了。

  “哦,我在烧开水,现在水肯定开了,我去厨房一下。”刘大妈跑着去厨房。

  胡玉君怔了怔,不过,她很快就明白了,刘大妈明显是借故去厨房拿菜刀。

  真是太可怕了。楼梯间,又响起了匆匆的脚步声。胡玉君像一支箭似的,冲到门口,她必须抢在刘大妈回来之前,把门关上。

  “嗨,胡玉君,我一来,你就关门干嘛。刚才我进门,刘大妈说你们母子在这儿。”响起的,竟然是丈夫江颂光的声音。

  胡玉君真是又惊又喜,立即开门,把江颂光拉进房间,猛然又关上了门。

  江颂光不解:“你这是干嘛呀,看你极紧张的样子,到底出了什么事呀?”

  胡玉君立即抱紧江颂光,眼泪都掉了下来:“我打电话给你,你没有接听,我以为你出事了。你不知道,当时我多么害怕。”

  “你打电话给我时,我在公司会议室里开紧急会议,因为公司规定,不能把手机带进会议室,我是公司总裁,必须带头遵守,所以我把手机放在办公室里??昊嵋院?,我查看了来电显示,发现你打了电话来,所以,我立即给你打了电话,可是你不仅没接听,而且还把手机关了。到底怎么了。”江颂光也开始不安了。

  胡玉君说:“电视上一个被称作大箱子杀手的女人,我敢肯定,就是刘大妈,她杀了人后,就把尸体藏进箱子里,起先我以为你被害了,因为,今天我回家时,地上到处是血迹。”

  江颂光的脸色顿时变了,他在别墅区的大门口碰到住在他家对面的张家人,他们都在找有老年痴呆症的张老爷子,几小时前,张老爷子就失踪了。难道那地上的血迹,是张老爷子的?而张老爷子的尸体,就被藏在这大箱子里?

  “这是在我回来时,刘大妈给我的钥匙,她意味深长地说箱子里有秘密。难道秘密就是,箱子里有尸体?”江颂光掏出一把钥匙,感到不寒而栗,更感到难以理解。

  如果箱子里真有尸体,刘大妈应该瞒着啊,她不仅不瞒着,还主动给钥匙,为什么这样?或者,这是她的策略,她是想吓一吓江家的人,最好把他们吓得几乎精神崩溃,然后再下手,就容易多了。

  四

  江颂光是个胆大的人,想要吓他,那可就错了。他把钥匙插入锁孔,转动一下,锁就开了,他把锁取下来,要胡玉君和江晓明闭上眼,不要看。

  箱子盖被慢慢地打开,江颂光屏声静气地看着,但是,当箱子盖被完全打开时,他终于看清,箱子里没有吓人的尸体,在箱子左边,整整齐齐叠着一些衣服;在箱子右边,有几本厚厚的相册。

  听说过,有一些很变态的凶手,会把被害人惨死状拍下来,制作成相册,等到夜深人静,凶手就会拿出相册翻看,“欣赏”所谓“杰作”。

  江颂光拿起一本相册,翻开来,突然,他不由惊叫了起来,吓了胡玉君一跳,吓得胡玉君条件反射地睁开了眼。

  在相册上,并没有可怕的照片,整本相册上都是同一个男孩的照片,江颂光对那男孩,真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因为那个男孩,就是很多年前的他。紧接着,他又翻看了第二本相册,第三本相册……所有相册里都只有一个主角,那就是各个不同时期的他。

  这时,在门外,响起了刘大妈的声音:“怎么关上门了呀?”

  为了谨慎,江颂光隔着门询问:“刘大妈,你怎么会有我各个时期的照片呢?”

  刘大妈迟疑了下:“是江元涛夫妇寄给我的。”

  江元涛夫妇就是江颂光的父母,一年前相继去世了,江颂光实在搞不懂:“我父母为什么要把我的照片,寄给你呢?”

  刘大妈默然了一会儿,才说:“因为这是江元涛夫妇和我之间的协议。”

  江颂光越听越糊涂,他说:“协议?什么协议?”

  刘大妈叹了一口气,有些艰难似的断断续续说:“就是江元涛夫妇……领养你的协议。在协议上规定,江元涛夫妇在世之日……我不能认你。在协议上还规定了,江元涛夫妇每年,都要寄十张你的照片给我。因为我是你……你的亲生母亲。”

  江颂光这下明白了,他心情复杂地说:“那么,是你抛弃了我,把我送给了别人,我这样理解,没有理解错吧。”

  “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样。”刘大妈哽咽着,停顿了一下,她接着说,“在你一岁时,不幸的事情发生了,你的亲生父亲因病去世了。”

  “这么说,因为我父亲去世了,你就可以借口你没有能力养我,而把我送人,而把我抛弃。”江颂光的情绪起伏得很厉害。

  “不是这样的,事实是,在你四岁时,你得了很罕见的病,需要许多钱治病,我根本就没有那么多钱给你治病……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因为没有钱治病而死啊……恰在此时,江元涛夫妇出现了,他们提出,如果我愿意让他们领养你,他们就是卖掉他们的贸易公司,也会请最好的医生来治疗你的……看得出,他们真的非常喜欢你……我考虑了整整一星期,最后我决定,为了你能得到治疗,我什么都愿意答应,并与江元涛夫妇签下了协议。”刘大妈终于说出了真相。

  那扇门被打开了,江颂光张开双臂,紧紧抱住泪流满面的刘大妈,哭着喊了声:“妈。”

  胡玉君和江晓明也走上前去,就这样,一家四口人抱成了一团。

  不久,张老爷子被找到了。人在紧张的时候,太容易联想,事实证明,一切都是错的。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