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至尊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九五至尊 > 现代故事 > 法制故事

跪倒在侄儿前,姑妈面对巨额遗产的忏悔

小故事网 遗产的故事 时间:2015-11-11 莜莜

九五至尊 www.mejkm.com   监狱内,韩玉婷“扑通”一声跪在侄子的面前,给他连磕了三个响头,哭道:“对不起!对不起!”她痛哭流涕地说自己患了癌症是遭报应,她只想在死之前让自己的良心得到安宁。她许诺说,她会将继承的全部遗产都还给他。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跪倒在侄儿前,姑妈面对巨额遗产的忏悔婚姻触礁,女会计又遭遇亲情寒流

  韩玉婷10岁那年,在北京一家化工厂工作的父母因爆炸事故双双身亡,留下她和15岁的哥哥韩丰相依为命。韩丰仿佛一下子成熟了,像个大人一样地照顾和?;っ妹?。兄妹俩的叔叔一直未婚,便收养了他们。韩丰上高一那年,叔叔得病去世了。成绩优秀的韩丰毅然辍学,出去打工挣钱,供妹妹继续上学。兄妹俩互相关爱,感情非常深。

  1978年,韩玉婷考取了北京一所大学,韩丰也摆起了服装摊。韩丰为人真诚,勤快聪明,生意一点点做大了。先是盘下一个门面,后注册了服装公司。1982年,韩丰与在饭店工作、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魏兰结了婚。韩玉婷大学毕业后分到一家国企做会计,她经常去哥哥家,与魏兰相处得非常好。

  结婚后,魏兰一直没有怀孕???,他们并没有着急??裳劭醋沤峄?年了,魏兰还是没有动静,连韩玉婷都坐不住了。她通过同学联系了一家医院,强拉着哥哥嫂子去检查,结果查出是魏兰患有不孕症。韩玉婷安慰他们说:“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嫂子的病一定能治好的。”从此,韩玉婷陪着嫂子不知跑了多少医院,讨了多少偏方,但都没见成效。

  1986年,韩丰将自己的一位哥儿们胡岩介绍给了妹妹。胡岩比韩玉婷大3岁,开了一家酒楼。两人一见钟情,相识后1年便结了婚。1988年,韩玉婷生下了女儿毛毛。韩丰对毛毛喜欢的不得了,一有时间就去看她,抱着她一个劲地亲。

  因为没有孩子,韩丰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事业中。他开了两家分公司,业务遍布全国,不仅买了别墅、奔驰轿车,资产也超过了千万。

  成为大款的韩丰没有忘记妹妹,对妹妹一家很关照。2000年,胡岩的酒楼经营出现了问题,急需资金支持。胡岩对韩玉婷说:“要不向你哥哥借点吧,等渡过难关咱们就还他。”韩玉婷问:“要借多少?”胡岩说:“50万左右。”韩玉婷说:“这么多啊。”她觉得哥哥的钱是他起早贪黑拼命挣来的,万一还不了怎么办?

  韩玉婷不好意思向哥哥张口,胡岩干脆直接去找了韩丰。韩丰二话没说,立即给了他50万,让胡岩解了燃眉之急。韩玉婷知道后登门去谢哥哥,韩丰说:“我就你这么一个妹妹,我希望你能过得幸福。”韩玉婷暗自庆幸,自己有这么一个好哥哥。

  然而,令韩玉婷没想到的是,胡岩竟然背着她在外面找了个情人。对方叫晓雅,是胡岩酒楼的一个服务员,年轻又漂亮。那天,韩玉婷出差回来忘了带钥匙,到酒楼去找胡岩,将胡岩和晓雅堵在了他办公室套间的床上。那一刻,韩玉婷怒火中烧,狠狠打了晓雅一个耳光。她对胡岩说:“你要是不马上把她辞退了,我们就离婚。”胡岩知道自己是有过错一方,离婚时分财产会很不利。所以,他表面上答应了韩玉婷,将晓雅开除了。其实,他暗中仍与她来往。同时,他又与一个歌厅小姐保持着情人关系。

  由于胡岩的心思都花在女人身上,疏于经营,加上餐饮业竞争越来越激烈,酒楼再次遇到困难。胡岩又去找韩丰借过一次钱,韩丰虽然有些不情愿,但看在妹妹的面子上,还是借给了他30万。谁知,没多长时间,胡岩就将这些钱挥霍一空。韩丰听说胡岩的钱大部分都花在女人身上时,对胡岩彻底失望。他发誓,绝不再借给胡岩一分钱。

  酒楼面临倒闭,心情烦躁的胡岩回家后便找岔和韩玉婷吵架,并多次提出离婚。尽管胡岩不争气,韩玉婷还是非常地爱他。胡岩要离婚,令她非常痛苦。她加倍地对他好,百般地安慰他,并搬出女儿来,试图令他回心转意。胡岩说:“要不离婚也行,你去帮我筹集200万,让酒楼起死回生。”韩玉婷问:“你的话当真?”胡岩说:“当然,不信我可以给你写个保证书。”说完,真的给韩玉婷写了一份保证书:“如果韩玉婷帮我筹集200万资金用做酒楼经营,我保证从此不再提离婚,也不再做对不起她的事情。”

  拿着这份保证书,韩玉婷的心里踏实了。于是,她第一次主动去找哥哥,提出借200万。得知妹妹是给胡岩借钱,韩丰一口回绝了:“我太了解胡岩了,这人已经不可救药。过去他借的钱我也不打算要了,但以后我不会再借钱给他打水漂了。”任韩玉婷怎么说,韩丰就是不松口??春矜妹唤杌乩辞?,胡岩再次提出离婚。韩玉婷说:“你别着急,我再想办法。”

  不久,韩玉婷参加朋友聚会,认识了一个做证券期货的朋友张先生。张先生告诉她,如果投资期货,不出两个月,本金就能翻一两倍,甚至更多。韩玉婷对期货不太懂,张先生耐心地给她讲解,并讲了许多自己操盘成功的实例,还说自己也在投资。丰厚的回报令韩玉婷动心了,她想:“如果向哥哥借100万,让张先生帮着炒期货,不是就能帮丈夫筹到钱了吗?”

  韩玉婷再次去找哥哥,提出借100万。韩丰问她是不是给胡岩借,她说:“不是,是我自己要炒期货。”韩丰一听直摇头:“你根本不懂期货,对那个张先生也不了解,期货风险很大的,弄不好全赔进去。拿出100万对于我虽然不是难事,但那也是我辛辛苦苦挣来的,我可不愿做这种冒险的事。”韩玉婷急得说:“如果我不筹到200万,胡岩就会和我离婚。”韩丰早就想让妹妹离开胡岩了,便说:“这种人,离就离了,反而更好。”“你……”韩玉婷气得转身走了。

  这时胡岩的酒楼已经资不抵债,他看韩丰不再肯帮他们,便坚决要与韩玉婷离婚。韩玉婷反复哀求他,他就是铁了心。后来,他干脆搬出去住了。1999年,韩玉婷无奈地与胡岩办理了离婚手续,女儿归她抚养。

  婚姻解体了,韩玉婷痛苦万分,整天以泪洗面。她心里对哥哥充满了怨恨,把离婚的原因全怪罪到哥哥的头上。她偏执地认为,如果哥哥肯帮她,她和胡岩就不会离婚。

  从此,韩玉婷不再理哥哥,韩丰找她,她也躲着。曾经那么亲的一对兄妹,关系陷入了僵局。

  哥哥再婚,妹妹担心财产流失设圈套

  虽然韩玉婷不理自己,但韩丰还是默默地关心着她和毛毛。他隔段时间就往韩玉婷的银行卡里打些钱,毛毛上初中时,他给毛毛买了一辆山地车、名牌运动服和鞋,亲自给她送到了学校,但品尝着离异之苦的韩玉婷还是无法原谅哥哥。

  2000年1月,魏兰因患子宫癌去世了。因为与嫂子关系不错,韩玉婷去参加了她的葬礼??吹礁绺缫灰怪浔涞貌岳香俱擦?,韩玉婷的心不禁一阵酸楚。韩丰看到妹妹来了,内心感到非常欣慰,紧紧握住她的手。韩丰无助的样子,让韩玉婷有些不忍,她帮着哥哥料理后事,经常陪伴他。失去亲人的痛苦,让这对兄妹的关系有了缓和。

  韩玉婷一个人带着女儿生活很是辛苦,她很想有个男人宽厚的肩膀能让她靠一靠。之后,她又通过朋友介绍等方式认识了几个男人,可不是她看不上对方,就是对方看不上她。眼看着已经40多岁了,婚姻问题愈发难解决了。

  不久,韩玉婷听说哥哥要再婚了。她赶紧去打听,得到哥哥的未婚妻叫陈梅,比哥哥小5岁,与前夫离婚后,带着一个14岁的儿子汪立明。韩玉婷心里这个气啊,她想:哥哥要是结了婚,他又没孩子,他的财产不就都留给那对母子了吗?哥哥好不容易创下了家业,凭什么落入外人之手?她是哥哥唯一的亲人,到时却什么也得不到。想到此,韩玉婷决定阻止哥哥再婚。她主动去找了哥哥,说陈梅看上的是他的钱,并不是爱他这个人。韩丰却说:“我很了解陈梅,她不是那样的人。”

  一看哥哥竟然护着陈梅,韩玉婷又去找了陈梅,让她离韩丰远点。否则,她以后别想过安生日子。陈梅把韩玉婷的话告诉了韩丰,韩丰非常气愤,把妹妹大骂了一顿,并说:“如果你不接受陈梅,以后我们就断绝兄妹关系。”哥哥的态度把韩玉婷激怒了,她没想到,在相依为命、患难与共的哥哥眼中,她这个唯一的亲人竟然还不如外人。那一刻,韩玉婷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2000年国庆节,韩丰和陈梅结婚了,陈梅带着儿子搬到了韩丰的别墅。听到这个消息,韩玉婷倍感绝望。她心想:“既然你不讲兄妹情,也别怪我无情了。”失去理智的她发誓,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本属于自己的财产争到手。

  韩玉婷悄悄去打听,得知陈梅的儿子汪立明与韩丰的关系很僵,他根本不接受这个继父。虽然韩丰把他当亲生儿子一样疼爱,可他却处处与韩丰作对。陈梅很珍惜这次婚姻,怕影响自己与韩丰的感情,每次韩丰与汪立明闹矛盾时,陈梅总是严厉地批评汪立明,并强行要求他向继父道歉。有一次,陈梅甚至动手打了儿子。正处于青春叛逆期的汪立明,不仅恨继父,也开始恨母亲了。

  得知这些情况后,一个计划浮上韩玉婷的心头。

  韩玉婷去找了汪立明,她自称是陈梅的一个朋友。她告诉汪立明,韩丰是第三者,他的父母离婚就是因为陈梅和韩丰搞婚外情?;顾党旅纷急负秃嵩偕龊⒆?,到时就把他送人。汪立明本来就恨继父和母亲,韩玉婷的一番挑拨,让他更是怒火中烧。他咬着牙恨恨地说:“我真想杀了他们。”韩玉婷趁机说:“你现在是未成年人,即使杀了人也不会被判刑。”汪立明吃惊地问:“真的吗?”韩玉婷肯定地说:“当然,我过去是学法律的。对了,如果他们都死了,韩丰的所有财产就都归你了,你可以拿着这笔钱去国外留学。”

  良知回归,巨额财产物归原主

  汪立明听信了韩玉婷的话,巨额财产对他更是无法抗拒的诱惑??梢幌氲揭比?,他还是有些害怕,毕竟陈梅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啊。

  2001年春节,因为通宵去网吧玩游戏,韩丰动手打了汪立明。他和韩丰对打起来,陈梅死死地抱住他,并打了他两个耳光:“你这个不知好歹的东西,竟然敢动手打你爸爸。”汪立明怒吼着:“他不是我的爸爸,我有爸爸。”陈梅又抄起拖把狠狠地打他:“我叫你胡说。”

  晚上,汪立明拖着被打痛的腿去上卫生间,无意中听到卧室里韩丰和陈梅说:“哎,毕竟不是自己亲生的,喂不熟的狼啊,你还是赶紧给我生一个孩子吧。”陈梅说:“我这个年纪再生孩子挺危险的,但为了你,我甘愿冒这个险。”听到这里,汪立明恨得攥起了拳头,也下定了决心。

  2001年3月3日是韩丰的生日,陈梅特意买了一瓶法国红葡萄酒。趁他们不备,汪立明悄悄在酒里放了辗碎的安眠药。韩丰和陈梅喝了酒后,很快就倒在沙发上睡着了。汪立明打开了厨房里的天然气开关,又把门窗都关上,然后转身出了门。

  汪立明茫然地在街上走着,心头有一种解脱的快感??山ソサ?,他感到害怕了。尤其是他想到妈妈从小那么疼爱他,在他身上倾注了那么多的心血,而他却要亲手杀死她,他就感到脚底直冒冷气。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傻事,他疯了似地跑回家??捎捎谒砩厦挥写砍?,打不开门,便用力地踢门。无果后,他赶紧跑到旁边的邻居家,求他们赶紧打110和120。警察来后,强行将门打开,迅速将韩丰和陈梅抬上救护车,送到医院抢救??墒?,由于耽误时间太长,两人又服了大量的安眠药,最终还是没有抢救过来。汪立明跪在地上,痛哭不已。

  汪立明向警方自首了??悸堑剿哪炅浜陀凶允仔形?,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他有期徒刑10年。听到判决,汪立明瘫软在地。

  2个月后,汪立明得知韩玉婷将自己告上了法庭,要求继承韩丰的全部遗产。韩玉婷提出的理由和法律依据是,虽然陈梅和韩丰已经是合法夫妻,韩丰没有第一顺序继承人,即父母、子女,陈梅父母已经去世,汪立明似乎是唯一的继承人。但按照我国法律规定,继承人故意杀害被继承人的,其继承资格被剥夺。所以,汪立明无权继承遗产。而陈梅没有第二顺序继承人,即兄弟姐妹,韩丰的遗产应由她这个唯一的妹妹、第二顺序继承人来继承。法院经审理最后判决,韩丰名下的别墅以及变卖公司的1200万元,全部由韩玉婷继承。汪立明才明白,原来自己被韩玉婷利用了。他恨透了她,暗暗在心里诅咒着,并发誓出去后一定要报复她。

  监狱中的汪立明每天生活在仇恨中,而得到巨额遗产的韩玉婷生活得也并不幸福。料理哥哥的后事时,她根本不敢看照片上哥哥的眼睛。到了晚上,她总是做噩梦,梦到哥哥指着她说:“我是你的亲哥哥,你为什么要害我?”她常常从噩梦中惊醒,浑身都被汗湿透了。

  作为汪立明继父的妹妹,有关部门也曾找过韩玉婷,说汪立明在狱中敌对情绪很严重,希望她能安慰、帮助和鼓励他。一想到自己毁了一个花季少年的一生,韩玉婷就有一种深深的罪恶感。她买了各种生活用品、衣服、书籍等去看汪立明,但汪立明根本不见她,也拒绝收她送的东西。他甚至托人带话给她,他出去后绝饶不了她和她的女儿。

  韩玉婷不敢住哥哥的别墅,另外买了一套高档公寓,买了轿车。过上了舒适的生活,而她的心灵却每天在受着煎熬。她发现,钱并没有让她快乐,反而像是一把枷锁。她被折腾得日渐憔悴,患上了失眠症??墒?,她的痛苦又无法向人诉说。于是,睡不着的时候,她便写日记宣泄。

  2007年9月的一天,已经考上北京一所大学的女儿毛毛无意中看到了韩玉婷的日记。日记里所写的内容令她非常震惊,她怎么也不敢相信,在她眼中那么温柔、善良的妈妈,竟然如此的卑鄙、无情、丑陋。她把日记扔在韩玉婷面前质问她,韩玉婷低着头承认了。毛毛痛苦不堪,对韩玉婷说:“我没有你这样的母亲。”毛毛再也没有回家,和韩玉婷断绝了关系。

  长期的郁闷、自责和愧疚,令韩玉婷的精神和身体都出现了问题。2009年8月,她被诊断患上了晚期胃癌。得知来日不多的韩玉婷,突然强烈地想为自己的过错而忏悔、赎罪。否则,她死不瞑目啊。

  韩玉婷拖着病体去监狱看望汪立明。此时,汪立明在管教人员的帮助下,早已经振作起来,积极改造,还被减刑了1年零3个月。韩玉婷“扑通”一声跪在汪立明的面前,给他连磕了三个响头:“对不起!对不起!”她痛哭流涕地向他讲了这些年自己所受的折腾和煎熬,说自己患了癌症是报应,她只想在死之前让自己的良心得到安宁。她对汪立明说,她会将继承的全部遗产都还给他。

  2009年12月初,汪立明刑满释放了。走出监狱大门,他看到韩玉婷正等在外面。汪立明没有理她,韩玉婷在朋友的搀扶下走到汪立明的面前说:“我特意让朋友开车来接你,如果你不上车,我就跪在你面前。”望着瘦弱得几乎能被风吹倒的韩玉婷,汪立明的心莫名地动了一下,脚步不由得跟着她上了车。

  车开到了别墅前,韩玉婷将钥匙和一张存有1200万元的银行卡交给了汪立明:“物归原主,只求你不要再恨我。”望着韩玉婷离去的背影,汪立明发现自己对她竟然恨不起来了,只觉得她太可怜了。

  得知韩玉婷把钱都还给了他,已经无钱治病后,汪立明心想:“怨怨相报何时了啊,还是宽容一些吧。”他主动去找韩玉婷,为韩玉婷联系好了美国的一家医院,准备送她去美国做手术。他还去找了毛毛,说服毛毛回到了母亲的身边。

  目前,汪立明与韩玉婷已经冰释前嫌。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