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至尊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九五至尊 > 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我在看着你

小故事网 时间:2015-01-15 零隐

九五至尊 www.mejkm.com “前几天就是你站在窗子外面的吧。”李彦忽道。

  老六笑着:“是,但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吓吓你,闹着玩的,你可千万别生气。”说着还要帮李彦拿水壶,“走走,到我们寝室坐会儿去吧。”

  李彦却抓住了他的手:“我知道,老王头的死并没那么简单……”

  老六听到这句话,脸上的笑意忽地凝固在嘴边。然后只见他木木地把手收了回去,同时微微地探了下肩膀。

  他看向李彦,后者胸有成竹地望着他,像是已经洞悉了一切。老六顿时变了面色,半晌,微微叹了口气:“果然……还是被你发现了。”

  夜更深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整栋寝室楼也变得越来越寂静。水房周围空荡荡的,从始至终,这里除了李彦和老六,一个人也没有来过。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李彦故作镇定地道,他只知道老六在老王头死的那晚来过水房,却不知老六真的做了些什么。

  然而老六的眼神已经不再是笑眯眯的了,它们恶狠狠地,甚至有些可怕。

  “你找死!”老六低喝一声,双手掐了过来。李彦跟他扭在一起,身体一下子失去了平衡直往后退。他奋力挣扎,然而却完全不是老六的对手,还没几下便被死死地按在了地上。

  “你要干什么?!”李彦怒道,只盼自己的声音能引起附近寝室的注意。

  然而老六不理,只是手上加重了力度,一副要把李彦置于死地的架势。李彦被老六掐住了脖子,就在他感觉自己可能会被老六勒死的时候,他使劲用嗓子憋出了一句话。

  “杀人灭口……难道……真的是你把老王头害死的?”

  而这句话一出,老六的手指头却突然稍微放松了一些。

  “原来你没有发现……”老六随之自言自语地嘀咕起来,神情有些恍惚。

  “我只是猜的。”

  听着李彦微弱的回应,老六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悔意,放在李彦脖子上的双手也渐渐放了下来。

  “我也不想这样……”老六终于后悔了。他低着头,额前的头发挡住了双眼,似乎在努力维持着最后一点点理智。

   “你要是真的发现我就好了……”

  但是,还没等李彦站起身来,老六却再一次露出了狰狞的面孔。他突然使劲地拽住了李彦的衣服,就像发疯了一般。李彦见状不妙,便瞬间爆发出自己所有的力气使劲一挣,他的手肘实实地撞在老六的眼睛上,老六头一歪便倒了下去。

  可这一倒不要紧,他的头却不偏不倚磕在了水泥台子上,顿时喷了一地鲜血……

  李彦呆住了,老六的头在不停地晃动着,手脚也来回划动,却怎么也爬不起来,身子一抖一抖在地上抽搐,血从脑袋上一股一股地往外冒。

  “快……快救救我……叫救护车……”老六用仅存的力气说完,便晕了过去。

  第二天,从医院里传出了消息,老六被抢救过来了,并且跟警察招了供,事情才总算真相大白。

  这就要从老六跟老王头的矛盾说起了。老六平时看着嘻嘻哈哈不务正业,但家里和学校有些关系,只要他各方面没有违纪记大过,那么毕业后便可以分配到一家优秀的公司,可谓是一生无忧了。然而其他方面一切顺利,却偏偏遇上了这个又臭又硬的老王头,不管老六有什么借口,只要回来晚了,他便拒不开门,老六十分讨厌这个老头儿,自然态度也就不是很好。于是几次违纪下来,老王头竟然闹到学校领导那里,愣是给他上了一个严重纪律处分。

  可这一闹,老六却因为处分失去了他格外看中的评优资格。从那时起,似乎有种情绪就被压抑起来,直到它爆发的那一刻。

  老王头死的那天夜里,正好是李彦与老六打水。那时已经很晚了,老六拿着水壶先进了水房。他把壶放在最里面一排的水池里,正好被一个巨大的水箱挡住。他刚想拧开水龙头,却听见老王头骂骂咧咧地边唠叨边走了进来。

  “有前面的阀门不用,非得用后面的,那里我都擦干净了。都没长眼啊……这么群小兔崽子……”

  老六本就看这老头儿不顺眼,一听火就上来了,可他刚要张嘴去顶,却听有人走了进来,将什么东西重重地放在水池里。

  “我交了水费,爱在哪接就在哪接,你管得着吗?”

  竟然是李彦,老六听了暗暗发笑。却只听老王头又骂了起来:“我怎么管不着?我就是专门管你们的!这么晚了不睡觉,打水白天不来偏要晚上来,踩得到处是泥,让人打扫个没完没了……”

  李彦似乎骂了句脏话,老王头更加生气,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吵了起来,老六本来想帮着李彦一起,但又怕这老王头一抽风再给他们记上一过,便就躲在水箱后面听。

  说了几句,李彦像是占了上风,老头也被气得没了话说。李彦接满了水,便拎着水壶扬长而去。

  老六呆了呆,这才发现自己一直在偷听,竟然没有接水。他笑了笑,刚拧开水龙头,却听见“扑通”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重重地落在了地上。他走出来一瞧,原来是老王头摔了一个大跟头。

  还没等老六笑出来,只见老王头脑袋上直往外冒血,似乎撞到了水池边缘,摔得十分严重。

  “哎呦……快来扶我一把吧……这腰也闪着了……”

  老六听了,下意识地伸手上前去搀扶??苫姑坏壤贤跬吠耆酒鹕砝?,便听他嘴里还在骂骂咧咧地道:“……就说你们把地弄得这么滑这么脏……还是得好好处分你们……不然不知道厉害……”

  老六一怔,某种潜藏在内心深处的怨恨忽然爆发。他松了手,老头儿没有站稳。而根据他最后回忆,似乎自己也已经记不清,是不是又推了老王头一把。总之,当老六儿回过神来,老王头已经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

  老王头的脑袋不偏不倚地磕在台子的一角,加上之前的伤口,血很快便流开了,还没一会儿功夫就蔓延了一大片。

  而面对已经失去知觉的老王头,老六选择了逃避。他见到老王头已经快不行了,便拿回水壶悄悄地离开了那里。他坐在寝室里,忽然想到刚才李彦来过水房,自己一下子慌了手脚。刚发生的事情不断在他脑子里零零碎碎地浮现,使他根本不敢确定李彦是否看见过自己。于是,他便一直偷偷跟踪李彦,暗中试探观察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而李彦也确实变得古古怪怪,让他心中十分害怕。至此,所有的事情都结束了。李彦听着这一切,感到自己犹如经历了一场梦境。

  谁在看着他

  事情过去不久,李彦独自一人在寝室里收拾东西,无意间却翻出了那封恐吓信。几个字将一切尘封的记忆勾起,李彦呆了呆,突然弯起嘴角,露出一个阴涩的笑容来。

  “我在看着你。”他轻轻地道,冷笑一声,“你真的……看到我了么?”

  其实与老王头有过节的,并不只老六一个,还有寝室楼里的许多人。这当中,也包括了李彦。他每次与女朋友唱K回来,都过了十二点,老王头坚决不开门,弄得他下次不想再去,女朋友见他不依着自己,耍起了小脾气,两人吵架,感情渐渐有了裂痕。

  当天确实轮到李彦打水,可由于他忘记了,回来得又很晚,结果一整天都是室友打的。就这样,到了晚上,大家本来都已经躺在了自己床上,却不知为什么针对起李彦总是不给寝室打水的事情,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李彦一赌气,便拎着水壶走了出来。

  李彦气冲冲地来到水房,却没有想到这么晚了,那老王头竟然还在打扫水房。果真是冤家路窄,偏偏李彦还没迈进水房,就已经能听到老王头在里边唠叨:“有前面的阀门不用,非得用后面的,那里我都擦干净了,都没长眼啊……这么群小兔崽子…”

  一听这话,李彦的火气更大了,加上他平时本来就是一个好顶嘴的人,如此一来,为图个嘴上快活,便正好发泄在这个老头儿身上了。

  “我交了水费,爱在哪接就在哪接,你管得着吗?”

  不仅如此,李彦一边不客气地喊着,一边故意将水壶放在了老王头刚擦过的地方。

  “我怎么管不着?我就是专门管你们的!这么晚了不睡觉,打水白天不来偏要晚上来,踩得到处混,让人打扫个没完没了……”

  李彦本来心情就不好,听了老王头这几句话便更是口无遮拦:“老不死的!”

  两人吵了起来,老王头一边骂一边还得去擦他用过的水池阀门。李彦接完了水,刚得意地准备离开,这时却不小心碰倒了歪在一旁的拖布,斜斜地支在水池下方,他本来想伸手扶起来,却又听见老王头骂骂咧咧的声音。

  一切不过在一念之间,李彦收回了手。倒了最好,绊这臭老头摔一跤才更好呢!他念头一起,顿时用手将拖布又挪了挪,靠近了水池些。而老王头还在骂着,对这一切浑然不觉。

  然后,还没等李彦上到二楼,就听到从水房里传出“扑通”一声。这个跟头引得李彦一笑,他心情舒畅地回到寝室,一觉睡到了天亮。不想,老王头竟摔死了。

  从得知这一消息开始,李彦心里便开始不舒服。虽然他并没有直接杀了老王头,但一切却因他而起,甚至如果没有他放的那个拖布,老六也不会有机会对老王头落井下石。

  要是没有自己的恶作剧,老王头是不会死的,所以李彦面对水房才会格外恐惧,一直担惊受怕。而现在,他终于可以松口气了。因为老六帮他结束了这一切。

  李彦拿着信,几下就撕毁了,扔到了垃圾桶里。他还未收拾完,便听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谁???!”

  他开门一看,原来是浩子,身后还跟着两个警察。

  “我们来确定一下最后的口供。”其中的一个警察说道,“还有,老六最后交代说,他收到了一封恐吓信。”

  李彦虽然有些不明白,但还是礼貌地点头示意警察说下去。

  “你们来辨认一下。”警察掏出一个信封,“喏,就是这个,认识这个字是谁的吗?”

  李彦的血液轰然凝结起来。“他……不是他写的吗?!怎么会是他收到的……”

  “其实命案发生不久,他就收到了恐吓信。”警察严肃地道,“也正是因为他以为这封恐吓信是你不巧看到他在水房才写给他的,所以才会一直跟踪你。”

  “什么呀,肯定不是大李写的。”一旁的浩子忽然开口,“他也收到过一封呢……内容都一模样的……”

  一张雪白的纸,上面只有五个字,的确一模一样。一时间,警察与浩子的声音渐渐淡去,诡异的梦境与身后的黑影又重叠起来,这封信不是老六写的,那会是谁写的呢?

  老王头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又在他心里猛地眨了一下。

  我在看着你。

  谁在看着他?

  李彦脸色惨白,周围死一般的寂静。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