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至尊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九五至尊 > 传奇故事 > 侦探故事

双重谋杀

小故事网 谋杀的故事 时间:2015-04-03 张震

九五至尊 www.mejkm.com “这是一个完美的杀人计划。”庞泽用眼角得意地瞄着段幻竹,“你们新婚的最后一站是绵泉对不对?”

“嗯。”

双重谋杀“那你一定还记得,那儿有一个海滩,晚上有很多很多的人。”

“当然记得,但是,人多的地方可以杀人吗?”

“不,呵呵,人多的地方当然不能杀人,但是人多,自然有人多的好处。”

“什么意思?”

“是这样的。”庞泽用一只手摆弄着下巴,“你们一定要挑一家在那个海滩附近的宾馆住下来,然后在晚上九点多钟的时候,你和他去海滩上散步,而且,要去人群最集中的地方,你可以随便找话题和他聊,但是一定要在最后跟他引出你们有分歧的话题。”

“然后呢?”

“吵架。”

“什么?”

“你让我和他在人群最集中的地方吵架,让海滩上所有人都注意我,然后再去杀他,你……你……你让人们都怀疑我?”

“不不不,你听我说。”庞泽把因为激动而站起了身的段幻竹按回到了椅子上,“哼,我就是要让所有人都注意你,都知道你们在海滩上发生了争执,但是,你只说对了一半……”庞泽拍了拍段幻竹发红的脸蛋,“你不要和他吵太长时间,当你们把别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之后,你就故意生气地走开。”

“往哪走?”

“顺着海滩向南走,要快。”庞泽的双眼平视前方,仿佛已经看到了遥远的大海,“你要表现得很委屈,边走边哭,这样他必然会跟在后面解释或者赔不是,就算什么也不说,他也会跟着你,因为晚上你一个人很不安全。但是你不要理他,你只管走你自己的,一定要快,最后你把他引到那块大礁石。”

“大礁石?”

“对,大礁石。”

其实任何一处海滩都有很多大礁石,但段幻竹知道庞泽指的是哪块。

五年前,段幻竹在绵泉市的海滩上与他一见钟情,整整一周的时间,他们手挽着手沿着海边漫步聊天,他们尽可能地往远处走,以避开多余的人群和碍事的目光,他们面向大海相偎而坐,四下看不到任何人,伴随着他们的只有涛声、沙粒、蓝天和礁石,他们觉得整个世界就是他们俩的,而当时,他们走到最远的地方,就是那块大礁石。那块礁石相当大,有时候,他们会绕着它追逐嬉戏,那块大礁石记录了他们激情而浪漫的过去……

“过来呀,来追我……”

“我抓到你了……”

五年前的场面,在段幻竹的脑子里瞬间滑过,她开始有点明白庞泽的意思了。

“你的意思是……”

“没错,当你把他引到那儿的时候,你就停下来。他开始哄你,这时,我从礁石后面悄悄地走出来,在他身后一刀……”庞泽做了个有力的砍杀手势,段幻竹微微地点了点头,然后,她咬着嘴唇把头低下,过了一会儿她猛地把头抬起:“有一点,我不明白……”

“不用说了,哼哼,你是不是问我为什么要和他吵架?”

“对啊,我也可以像五年前我们俩那样,和他漫步到那个地方,何必用吵架的方式去……”

“目的就是要让你脱身。”

“???”

“我杀了他之后,你要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宾馆,你要让所有人看见你眼圈红肿,让他们都知道你和你丈夫吵了架,赌气你先回来了,而你的丈夫,也许正在海滩上的某个角落里抽烟。”

段幻竹开始瞪大了眼睛,惊叹庞泽的“创意”。庞泽也显得很激动,他说:“当你发现你丈夫一夜未归,你惊慌了,马上报警。警方会在那块大礁石不远的地方找到你丈夫的尸体,他的身上连中数刀,钱夹也被掏了个精光。显然,昨天晚上他一个人在海滩上生闷气的时候被一个歹徒杀死了,而当你看到因为你们无意的吵架而使你丈夫死于非命,你非常难过,你抱着他的尸体号啕大哭,但是悔之晚矣。所有人都会替你难过,但绝不会有人怀疑你,因为海滩上的人都会为你作证,他们都看见了你和你丈夫吵架的场面,你当时只穿了一件紧身连衣裙,哼,别说凶器,就连一把水果刀也放不下,这,就是我的计划。”

“然后呢?”

“然后他的一切都是我们的了。”

海滩上,有很多很多的人。段幻竹和朱宇南手牵着手悠闲地散着步,这是他们新婚旅行的最后一个晚上,将近50岁的朱宇南虽然不算英俊,但生意场上多年的成就使他有种不俗的风度,他的身材魁梧而硬朗。两年前,他把段幻竹这位美丽的小职员调到了自己的身边当秘书,从那时起,段幻竹就没有辜负朱宇南,她殚思极虑地帮朱宇南做了几件关键的大事,很自然的,两个人关系不一般了。

“呵呵,你发现没有,每次公司开会那个小于都不敢正眼看你。”朱宇南轻轻地说道。

“是啊,他怕你会公报私仇。”段幻竹娇媚地笑道。

“呵呵,我是这样的人吗?”朱宇南故意反问,引得段幻竹俏皮地撅起了小嘴巴。

晚上,朱宇南和段幻竹都很兴奋,他们的话题信马由缰,从旅行的见闻到恋爱的回忆,甚至包括回家之后礼物的分配,最后,他们终于谈到了那个话题……

“宇南,我慎重想过了,我不同意你说的,回去以后,我要继续留在公司里工作,如果做你的秘书不方便,可以安排我负责别的部门。”

“哎呀,幻竹,我已经反复说过,你的身份变了。现在你是我太太了,我的太太留在我的公司里工作,这会给我的管理造成一系列麻烦,再说你当个阔太太,呆在家里想干嘛就干嘛,这,这不是很好吗?”

“我不这么想。”段幻竹挽在朱宇南臂弯里的手抽了出来,“宇南,当阔太太闲在家里,是40岁以后的事,你不觉得现在太早了吗?” “哎呀,我怎么说你才能明白,我们这么大的一家公司,我朱宇南的夫人也混在里面,这生意场上的朋友知道了,他们……他们会怎么说我呢?” “天哪,时代都这么进步了,你还有这种想法,你……你真是老了!”

朱宇南停下了脚步,“你真是老了”这句话足以勾起任何一个年长于自己妻子20多岁的丈夫心中的怒火。

不出所料,事情正在按照庞泽的计划实施。

朱宇南怒视着段幻竹:“对,我就是老了,我就是这样的想法。唉,这是我对我太太的惟一要求,如果,她是我太太的话……”

段幻竹的嘴和眼睛几乎在同一时间放大,她和朱宇南对视着,她看见朱宇南把目光移向大海,似乎在享受着威胁妻子给自己带来的快感。段幻竹的眼泪流了出来,她知道自己的表演很精彩,现在应该是庞泽所说的争吵的时候了。

“朱宇南!”

人们的目光瞬间聚集过来,段幻竹的眼角里有一个身影在不远处飞快地滑过,一切都很顺利。

“朱宇南,你,你真不是东西,居然在新婚旅行时跟我说这种话,你比我大那么多岁,你,你没有人性。呜呜呜……”

时间差不多了,海滩上的人们已经对这对夫妻的争吵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们有的在小声议论,有的则毫不避讳地朝这边看。段幻竹开始一边哭一边沿着海边向南走,她走得很快,朱宇南沮丧地低着头无奈地跟在她的身后,一切都是庞泽设计的效果。 从这处繁华的海滩到大礁石大约有20分钟的路程,在这一路上,段幻竹的声音几乎没有停止过,她或哭或骂,而朱宇南则一言不发地跟在她身后,就像庞泽分析的那样:“就是什么也不说他也会跟着你,因为晚上你一个人不安全。”

“说这么绝情的话,我的一生都会有阴影了……”朱宇南就那样机械地如影随形。他知道,女人需要的只是一种发泄,发泄完毕,自然会风平浪静。但段幻竹的哭闹不是发泄,而是为了要把朱宇南引到那块大礁石。

大礁石还和五年前一样矗立在那里,今晚的天空十分阴暗,大海像一个黑色的幽灵涌动着庞大的身躯,海风很凉,庞泽一手扶着礁石,一手握着刀,他有点抖,但他还是咬牙挺着。刚才朱宇南和段幻竹在那片海滩散步的时候,他一直在不远的地方盯着,很担心朱宇南和段幻竹会吵不起来,但是当那声震耳欲聋的厉喝把人们的目光吸引过去的时候,他知道事情差不多了,现在一切都没有问题,就等最后一下了。

“你摆什么有钱人的臭架子,你对我甜言蜜语的时候忘了吗?你有什么权力干涉我的人身自由,我是你老婆,又不是你身上的零件……”声音越来越近了,这里十分安静,只有海浪声和段幻竹的哭声传进庞泽的耳朵。

很好,朱宇南跟在段幻竹身后,已经来到了大礁石的旁边。段幻竹停下了脚步,她的哭声已经停止了,朱宇南也跟着停了下来,他近在咫尺,他就面对着这块大礁石。

庞泽紧紧地握着刀柄,只等朱宇南转过来,绕到段幻竹的面前,这样他就是背对着自己,下起手来会相当方便。

时间在一秒一秒地过去,终于……

“唉……”庞泽看见朱宇南叹了口气,然后他转过身站在了段幻竹的前面,他开始抬起手来为段幻竹擦着眼泪,还在小声地安慰着什么。这是非常好的机会,庞泽悄悄地从礁石后面走了出来,他一步一步地靠近朱宇南,他真害怕段幻竹的表演会因为紧张而失控,但看起来她很自然,庞泽甚至能听见她特有的撒娇的笑声。

真是绝配搭档,永远把时机掌握得那么好。 庞泽已经悄无声息地站到了朱宇南的身后,这是出刀的最好距离,他缓缓地举起刀,猛地刺了过去……

可是……倒在血泊里的不是朱宇南,而是庞泽……

朱宇南拍了拍身上的沙粒,他俯身拔下了插在庞泽身上的刀。

“哼,这就是纠缠你的那个男人?”朱宇南对段幻竹说。

“对,就是他,他要我帮他杀了你。”

就像庞泽知道的,他的搭档永远会把时机掌握得那么好,就在刚才,在庞泽落刀的一刹那,段幻竹和朱宇南同时闪向一边,然后朱宇南迅速夺下庞泽的刀,刺杀了庞泽。朱宇南虽年届50,但真正厮打起来庞泽不是他的对手。

就在那天,当庞泽把这个完美的杀人计划告诉段幻竹的时候,段幻竹就已经想到了这个办法,然后在新婚旅行前,她把这个计划告诉了朱宇南。她想其实朱宇南也不错,开始与他交往的确就是为了钱,但时间长了,段幻竹觉得风风光光地做他的太太也未尝不可,他的年龄并不十分大,有钱又有风度,哼,何必为了那个傻小子放弃这一切呢?

“啊,咱们走吧。”段幻竹拉了拉朱字南的衣襟,“把刀扔进海里吧,把他的钱夹掏光,尸体放在这里不用管,警察就是发现了他的尸体也不会想到我们,我们吵架,海滩上的人都看见了,我们俩身上不可能带任何凶器。”

“走吧。”朱宇南把刀放在手上颠了颠,他面向大海,用手臂做出了一个抛出的弧线,然后突然转向段幻竹,只听“啊”的一声,段幻竹喷涌着鲜血倒在了沙滩上……

朱宇南用衣襟擦了擦刀柄,然后把刀放在庞泽的手里。

他想,现在回去,大家会以为自己与妻子赌气先回来了,明天早晨一定要报警,警察会意外地发现自己的妻子被她的老情人杀死在他们当初恋爱的地方,而那个男人在杀人之后自杀了。一定要表现得很悲痛,所有的人都会对自己新婚的遭遇格外同情,不会有人怀疑自己是凶手,因为与妻子吵架的时候,海滩上很多人都看见了自己的身上藏不了任何凶器。至于段幻竹,朱宇南这次新婚旅行的目的就是要杀掉她,因为她帮朱宇南做了几件关键的大事,她知道他太多的秘密。

然而,让朱宇南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他报案后的第三天,警方却以故意杀人的罪名将他逮捕归案了。问题就出在那把被他事后放到庞泽手中的刀上。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