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五至尊 文章 日记 语文 作文 读后感 手抄报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九五至尊 > 传奇故事 > 侦探故事

玫瑰杀手

小故事网 玫瑰的故事 时间:2015-04-25 王晓莉

九五至尊 www.mejkm.com 一

傍晚,华宇集团总经理秘书杨柳下班后,先与同事参加了好友赵燕的生日聚会,将近八点,却突然告辞离去,早早地赶回了住在桃花源小区的家中。杨柳是以银行按揭的方式购买了这套小两居,从而告别了那个拥挤的合租式公寓。此时,她正仰卧在加满温水的浴缸内,尽情享受着水流所带给她的轻松与愉悦。

玫瑰杀手晚餐时,杨柳突然接到他的一条短信,说是会议提前结束,如今已飞回本市,而他的第一落脚点不是家里,而是这里。杨柳不由抿嘴笑了一下,很幸福的样子。九点十分,以时间推算应该快了,杨柳闭上眼,在惬意中等待着他的到来。

楼梯内传来熟悉的脚步声,他打开门,手捧一束芬芳的玫瑰花,走进浴室。“回来了,一定很累吧。”杨柳并没有睁眼,对于这个男人,她是再熟悉不过了。

“还好,总算结束了。”他高兴地说,“这个送给你。”

一串精美的项链跃入杨柳的眼帘,杨柳的眼睛不由一亮。

“喜欢么?来,我给你戴上。”他说着,上前揽过杨柳。“柳柳,古代的贵妇人有洗鲜花浴的习惯,今天,你也不妨来个玫瑰浴。”说着,他揪下一枝玫瑰花瓣,将它撒在水中。杨柳诧异地望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只见片片飞落的花瓣在水中漂浮,使得浴室内有了股玫瑰花的幽香。杨柳再次闭上眼,感受着他充满爱意的抚摸。突然,她的脖子被他扭断了,连哼都没有来得及哼一声便毙了命!

他戴上手套,从浴室开始用毛巾一点点仔细地将他来过的痕迹抹掉,并带走了属于他的所有物件,甚至包括脱落在床上的头发。最后,他确信没有失误后,才从容地离去。之后,他在一个自动电话亭前报了警:“喂,我报案,在桃花源小区3号楼302室发生凶杀案,被杀女子名叫杨柳……”

他挂上电话,漠然地消失在暗夜里。

刑警队长王励在熟睡中被叫醒,他急匆匆赶往案发现场。经验告诉他,打电话报警的那个人十有八九便是凶手,而他之所以敢公然向警察叫板,是因为他是一个作案老手,警察难以抓到他。事实也是如此,当王励和助手沈军等人来到现场进行勘查时,几乎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门窗紧闭,并没有撬动、破窗而入的迹象,说明凶手是用钥匙打开房门,作案后再从容地离去。死者杨柳像是睡着了,四周的玫瑰花瓣仿佛在烘托着她进入一个玫瑰色彩的梦乡之中……

王励走进杨柳的卧室时,发现里面的东西摆放得整整齐齐??壳降氖楣窭锇诼耸?,王励希望能从杨柳的阅读兴趣中进一步了解杨柳这个人,然而,他失望了,书柜里的书很杂,很难看出一个固定的倾向性。突然,书柜的第二层引起了王励的注意,这里的书摆放得略显松垮,不像上下两层那么密实,一看便知有人从中抽走了一本书??墒钦冶槿莞鞲鼋锹?,根本没有散落的书的影子,现场几乎没有什么收获。在回分局的路上,王励与沈军谈起了案情。“王队长。”沈军抬头望了一眼王励,说:“我先说说我的看法。从现场分析看,死者杨柳神态安详,凶手一定和杨柳认识且关系十分密切;第二,死者杨柳虽然全身赤裸,可是死前并未与人发生性关系,所以可以排除强奸杀人的可能。同时,杨柳的一些贵重物品,像手机、现金等并未失窃,所以基本也可以排除抢劫杀人;第三,杨柳死前未被虐待、被侵犯,所以仇杀的可能性也不大。我倾向于凶手是个变态杀人狂,他把杀人作为一种享受,而杀人的过程也使他在心理上得到极大的满足。我敢肯定,杨柳一案不是第一起,如果我们不能及早破案的话,那它也绝不会是最后一起。”

王励认为沈军分析得很对,但又作了几点补充:“首先,以杨柳这样一个大公司的白领,她所中意的人应该不会是阿猫阿狗一类的角色,我想他应该是有一定的社会地位,而且相貌也不会差。从杨柳的死因看,基本可以断定是颈骨断裂,一个人将另一个人的脖子扭断,并恰到好处,只能说明这个人手腕的力量很大,而且对于人体的骨架结构了解得十分清楚,否则不会拿捏得这样不差分毫。”

“是啊。”沈军由衷地对王励表示叹服。

“另外,那玫瑰花瓣也不是孤立地存在,在我的印象中,这已不是第一起,它是凶手向我们示威的手段?;褂?,据技术科的同志反映,书柜被人仔细地擦拭过,不仅凶手,就连杨柳的痕迹也没有留下,那么,消失的那本书就很有意思了。”

就在当天,302案专案组正式成立,由王励亲自挂帅,并且限期破案。王励决定兵分两路:由自己亲自去了解杨柳的社会背景,包括她的家人、同事、领导、恋人等,希望能从中找到突破口;另一路则由沈军领衔,发挥自己的特长,运用上网查询等手段,具体了解以往发生在各地的玫瑰血案,看看可不可以并案侦查。

死者杨柳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北京大学毕业,毕业后就进入了华宇集团?;罴潘渌凳敲裼灾?,却是省里的利税大户,待遇很好。当杨柳退休在家的父母听说女儿被害后,悲痛万分,他们对王励说:“王队长,求求你一定要抓住凶手,替我女儿报仇,是他,一定是他!”

“谁?”

“李少源,柳柳的男朋友。”

原来,李少源与杨柳是高中同学,后来李少源考入北京体育师范大学,在北京四年,与在北京大学的杨柳一直保持恋爱关系。但毕业后,两人的关系发生了波动,李少源一直怀疑杨柳与华宇集团总经理魏华之间的关系,似乎已超越了同事间应有的界限,他几次想找魏华理论,都被杨柳给拦住了。

王励得到这条线索很高兴,他决定立即对这两个人进行走访。

李少源是个高高大大的小伙子,据说在体院还兼修武术散打,参加市区一级的比赛还取得了名次。当李少源和王励见面后,显得很紧张:“王队长,我没有杀柳柳,我那么爱她,怎么可能会去杀她呢?”

王励突然问:“李少源,这个月3号晚上九点半你在什么地方?”

李少源更是慌乱了:“我……我在家上网聊天,之后就睡觉了。”

“那天,你没和杨柳联系么?”

“我……我打了电话,约她出去吃饭,可她说那天赵燕过生日,赵燕是她公司的同事,柳柳不想让我参加她们同事间的聚会。”

“你说的这些可有证人?”

李少源很失望,因为他找不到证人。

接下来,王励又去走访魏华。魏华,四十三四岁,戴着一副无边眼镜,斯斯文文,一个典型的学者型企业家。他本是一所中医学院的副教授,后来下??戳嘶罴?,先是搞中成保健药的开发与生产,之后挺进餐饮、服务、房地产等,使华宇成为跨省、跨行业的大型民营集团。

“魏总,听说事发当天,贵公司职员赵燕小姐过生日,你们本来说好在望海潮酒楼聚会,魏总也亲自参加,可是杨柳却临时退出,不知可有此事?”

“是有此事,只是酒宴开始没多久,杨柳好像收到了一个短信,便急匆匆地告辞走了。”

“那大约是在什么时候?”

“晚八点左右。”

“这么肯定?”

“肯定,因为那时我也正要离开。我跟我夫人约定,去华联商城买一份礼物,因为第二天是我岳母六十五岁的生日。对了,杨柳是搭我的车走的。”

“那个短信会是谁发的呢?会不会是李少源?”

“不会,小李知道那天的聚会,何况每次接到小李的电话,杨柳也不是那种表情。”

“哪种表情?”

“怎么说呢?我也是从年轻的时候走过来的,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情人间的久别重逢。”

王励一时默然无语。魏华的话,起码证实了杨柳除李少源这个男友外,另外还有人,而这个人才是杨柳的真心所在。

接着,王励又去询问赵燕。赵燕是杨柳生前的闺中密友,在杨柳购买桃花源小区的住房前,两人一直合住一处。得到好友惨遭不幸的噩耗,几天来她一直被悲伤的气氛所笼罩,所以给王励的第一印象,姑娘看上去很有些疲惫不堪。

“王队长,我和柳柳是最好的朋友,没想到在我生日那天,她……”

“赵燕,我们知道你和杨柳的感情很深,所以我们需要你的帮助,以便及早破案,为杨柳申冤。请你回忆一下,在杨柳出事前,她有什么反常的迹象?”

“这……”赵燕的语气有些犹豫,“王队长,说实话,自打柳柳搬走后,我们的接触就少多了,在公司里我们又不在一个部门,有几次我约她一同逛街,她还以有事为由推辞了。”

“那会是什么事呢?会不会是因为杨柳在恋爱?”

“也许吧,从她这段时间的表现看,我觉得应该是。”

“那你知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赵燕迷茫地摇了摇头。从赵燕口中得知,案发那天,杨柳在生日晚宴上的表现与魏华所说大体一致??囱?,再也问不出什么新内容了??上驳氖巧蚓饧柑斓牡鞑槿〉昧艘欢ǔ晒?,据不完全统计,本省以及周边省市的关于玫瑰谋杀的悬疑案件,起码有三起:一是发生于2000年的萧山市郭婷车祸案,车主郭婷当场死亡,所驾驶的奔驰车彻底毁坏,可毁坏的车身里却有一束完好无损的红色玫瑰;二是发生于2002年的属于萧山市的小山冈村,女青年赵兰落入自家的养鱼塘身亡,尸检表明,死者赵兰是先被人扭断脖颈,造成窒息死亡,然后投入鱼塘当中的。发现时,池塘里的水上漂浮着满是红色的玫瑰花瓣;三是发生于2005年本市宋静谋杀案。宋静系煤气中毒身亡,可尸检发现,死者生前曾服用了大量的安眠药品,可以断定她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暗中下药。宋静死时全身赤裸,死前曾与人发生过性行为。在她的双乳间,斜插着一支血色玫瑰……

杨柳谋杀案还没有破,赵燕突然又被杀害了!王励接到报案,立即率领沈军等一干警员赶到现场。赵燕的死是一把尖刀准确地刺入头盖骨底部和脊椎的连接处,这可是致命的神经中枢??梢钥闯?,凶手绝对具有专业级水准,对人体的骨架结构了如指掌,而屋里却是一片混乱,仿佛遭到了抢劫,但死者的许多贵重物品并未丢失,说明凶手只是在急于查找一件东西!

“王队长,我认为杀害赵燕的凶手与杀害杨柳的凶手应该是同一个人,虽然现场并没有可恶的血色玫瑰,但案犯的凶狠程度以及手法的老道,都表明那是同一个人所为。至于两个案发现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我认为那是因为凶手在这里作案的时间不太充裕,使他没有时间收拾好现场,所以现场并没有其杀人标志——玫瑰。”

“有可能。”王励赞许地点了点头。“赵燕的死肯定与杨柳有关,否则不会有这样的巧合。是什么原因致使这么老道的凶手肯铤而走险?唯一的解释便是杀人灭口。现在可以说,赵燕对于杨柳的秘密并不是一无所知,那天她一定说了谎话,赵燕很可能是想以自己的发现去要挟凶手,结果丢了性命。”

王励在赵燕的房间搜索起来。突然,他被阳台上的一盆美丽的盆景吸引住了。原来,他发现花盆里的土质十分松软,像是被人刚刚换过土。他心里不由一动,示意沈军过来,两人把花盆里的土倒了出来,出乎意料的是,花盆里竟然埋着用油皮纸包着的一本半新不旧的书。王励立即把它拿起来翻看,书是十几年前本市一家文学期刊举办的一次侦探小说大赛的获奖作品集,书名《血色玫瑰》。王励记得,当时自己还是一名特邀评委呢!由于时间太久,他只记得大赛的一等奖就是这篇小说的作者,因而整部书便以它为名。至于那个青年作者,他已没有什么印象了。

看到这本书,王励突然想起杨柳书柜里少的那本书,而赵燕所刻意隐藏的也是一本书,这之间绝对不是什么巧合,合理的解释应该是犯罪嫌疑人将书或送、或借,总之是给了杨柳两本,杨柳如获至宝,其中一本一直珍藏在书柜里,案发之日被凶手取走,而这一本,也许在不久之前被赵燕看到,之后又被赵燕借去,杨柳遇害时,这本书恰好在赵燕手里。悲剧在于赵燕不仅知道杨柳与本书中的一位作者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而且她已推测出正是这个人将杨柳杀害了,所以要以此来要挟凶手,这也正好说明为什么凶手会挖空心思地找寻这本书了。所幸的是,赵燕在打算要挟凶手时,也做了最坏的打算:自己万一遭到不测,这本书也可以做最后的底牌为自己申冤。她将书藏在花盆里,然后再故意放在阳台上,以图引起公安人员的注意,这应当是当时赵燕所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

另外,据赵燕的尸检报告称,赵燕被害是在当晚九点多,而那时无论是魏华,还是李少源,都有确凿的不在现场的证据,现在可以确定,真有个神秘的第三者存在。

王励注意到,《血色玫瑰》的作者署名是“散木”,这分明是个笔名。为找书中的作者,王励找到了当年的责任编辑,如今已离休在家的资深编辑刘星。

“噢,你是说散木,他就是恒泰公司的夏总,真名叫夏明。”

“那刘老师是怎么看待夏明这个人的?”

“我与夏明有过几次接触,给我的感觉是个诚实向上的年轻人,特别是他生长在萧山市小山冈村那样一个落后地区,来到我们这座城市,身在商?;褂凶乓豢糯拷嗟奈难е?,这实在是难能可贵。”

“等等,你是说夏明来自萧山市的小山冈村?”

“没错,我是与夏明的一次闲聊中得知的,怎么,夏总有什么问题么?”

此时,王励突然像明白了什么!夏明的老家在小山冈村,那么,赵兰死亡案是否与他有关?他感到案件的前方有了一盏指示明灯。他决定还是兵分两路,由沈军远赴萧山市的小山冈村,去了解夏明的过去,而自己则负责全面了解现在的夏明,包括24小时全天候监视。此时赵燕的尸检报告已经出来,赵燕被害,是在本月15号晚8时~10时许。然而,调查的结果却不尽如人意。据魏华反映,杨柳被害案发之前,他与夏明正在临江参加一个会议,那天下午,是他亲自送夏明上的火车。魏华说,会议完后,举办方尚有一天的联谊活动,不过夏明以去宋州市和老同学聚会为由,提前返程了。以时间计算,案发当晚,夏明所坐的火车尚未出云南省,他又如何分身去作案?宋州市是居于中原地区的大市,离临江有着十多个小时的火车行程,夏明在短暂的时间内如何在三市间周旋?另外,以夏明的经济实力,他为何不乘飞机?这些问题搞清楚后,案件的真相才能大白,王励决定亲自去会会这个夏明。

夏明年约四十多岁,为人精明强干且又风流倜傥。王励见到他后,就开门见山地说:“夏总,今天我们来,主要还是为杨柳一案,夏总怎么看杨柳这个人?”

“这个……我们恒泰公司和华宇集团是生意伙伴,因此我与魏总是朋友,场面上的应酬也就多一些,所以杨柳这个人也还是有所接触。我觉得杨柳为人热情、聪明、有才气,说实话,要不是她的老板是魏总,说不定我会动些心思把她挖到我们公司里来。”

“噢,我知道夏总原先是个业余侦探小说家,几年前还获了奖,获奖小说集夏总好像也送给了杨柳。”

“没错,杨柳是个文学爱好者,她要,我就送给了她一本。”

“可是,你送给杨柳的不是一本,而是两本,其中一本我们从杨柳的好友、赵燕小姐那里得到了,可惜的是赵燕为此而丢了性命。另外的一本按理说应该放在杨柳家中的书柜里,可在杨柳遇害的那晚,那本书却神秘地不见了,这就显得十分有意思了。”

“是十分有意思,不过,王队长,你不会以此就认定我是杀害杨柳的凶手吧?”

“当然不会,法律是讲证据的,我们来找夏总,只是想更多地了解些情况。夏总,我们想知道,本月3号晚上,你在什么地方?”

“那天晚上我在火车上。我是那天下午从临江上的火车,第二天上午到达宋州市,先逛的文物古迹,晚上和老同学聚会,之后直接上的火车返回本市,公司副总经理王武和财务总监李雅到车站接的我,他们可以为我作证。”

“有一点我不明白。以夏总的经济实力,为什么不坐飞机而去忍受火车的颠簸之苦?”

“我患有恐高症,一登上高处就头晕,所以,我不敢坐飞机。”

按夏明的说法,他没有作案的时间??墒?,据沈军他们外线调查表明,夏明正是将那些玫瑰血案串连起来的关键环节:他曾与小山冈村党支部书记的女儿赵兰有恋爱关系;与萧山市富贵城洗浴中心总经理郭婷关系暧昧……这些难道只是巧合?此时,王励却话锋一转:“夏总,我听说宋州市是个历史名城,其名胜景观可是天下闻名呀。”

“当然。”夏明应了一声,之后像是醒过味来,赶忙从抽屉里拿出一沓崭新的照片,请王励“欣赏”,王励也当真仔细地看了一遍,然后还给了夏明。之后,王励问:“夏总,冒昧地问一句,本月15号的晚上,你在什么地方?”

“15号?”夏明露出一脸不解的神色。

“也就是赵燕小姐遇害的那天晚上。”

“噢,那天我和我的女朋友项红在一起,我们先去看家具,然后又一块儿到夜玫瑰大酒楼吃晚饭。忘了告诉你们,我订婚了,婚期是下个月8号。那天我们吃完饭大概是九点多钟,我开车把项红送回宿舍。哦,对了,项红是市一中的语文老师。”

问话结束后,王励和沈军又去市一中找项红。项红,二十六七岁,文静而漂亮,当她看到来了两个警察时,非常惊愕。

“项老师,今天我们来,只是有一些情况需要向您核实,15号那天晚上,您是和夏明在一起吗?你们又是什么时候离开夜玫瑰大酒楼的?”

“怎么?夏明他出了什么事吗?他做生意一向可是本本分分的。”

“项老师,您别误会,我们只是有一件其他的案子需要夏总作证,夏总提到了您,所以我们就找到了您。”

“噢!”项红长长出了一口气:“那天我是和夏明在一起,我们离开夜玫瑰大酒楼时应该是九点多了,对,应该是快九点半了。”

“你能肯定?”

“应该吧,因为尽管那时我已经有些醉了,但我记得当时夏明指着大厅里的挂钟说都九点多了,我们该走了。我虽没看表,但感觉到差不多。另外,据跟我同宿舍的小刘第二天告诉我,她看完电影回来,正好遇到夏明在照顾我,她看的是晚场,不到十点钟散场,回到宿舍也就十点多。”

“小刘老看电影吗?现在的电影票可是很贵的。”王励有些漫不经心地问道。

“可不是,可那天的电影票是夏明给的,说是朋友送的,可惜只有一张,要不然我们就去看了。”

“顺便问一句,夏总请客为什么会在夜玫瑰大酒楼?”因为以夏明的实力,他请女朋友吃饭,应该会选择一个更好一点的酒店,而夜玫瑰大酒楼只属于一般酒店。

“是这样的,其实夏明这个人一向是蛮随和的,再说,他喜欢这酒店的名字。”

走访完项红,王励和沈军又去夜玫瑰大酒楼。酒楼里顾客很多,王励拿出了一张夏明的照片,让当时的服务生辨认,小伙子看后,说:“王队长,那天他们确实来过,就坐在10号桌。”小伙子说着,还往不远处指指。

王励迈步走到10号桌前,问:“那你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走的么?”

“几点走的?这个……王队长,那天的客人实在太多,我没注意。”

这时,王励突然想起,那天夜里,因项红处于昏醉之中,夏明很可能是在时间上做了手脚。他返回局里后,就作了如下分析:

“本月15号那天晚上,夏明确实是和项红在一起,他们也确实是去了夜玫瑰大酒楼,不过,他们绝对不是九点多钟离开的。夏明给项红说时间的时候,项红已经昏醉,夏明给她说几点她自然也就认为是几点了,何况夏明还故意指着大厅内的大钟??嘉一鼓擅?,以夏明的经济实力,在夜玫瑰大酒楼请客也就算了,为何连个包间都不事先预订,那可是与情人的约会呀,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他就是想借用那架钟。另外,小刘的电影票是夏明给的,为什么早不给,晚不给,偏偏是在15号的晚上?其实这只为提前支走小刘。现在我们可以设想一下,那天晚上他们是八点多钟离开夜玫瑰大酒楼的,从夜玫瑰大酒楼到项红的宿舍,开车需要十几分钟,再到赵燕的住处,顶多不到半个小时,而小刘看完电影回来,大概要十点多钟。这样,夏明也就有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他完全有可能在实施了罪恶的谋杀之后,再返回项红的住处,一方面照顾项红,一方面等小刘回来,以便到时给他做一个铁证,可谓巧妙至极。”

“等等,王队长,不是说夏明杀赵燕,是没有预谋,仓促出手吗?”

“不对,现在看来,夏明杀赵燕应该是有预谋的,现场之所以没有玫瑰花,那是因为也许赵燕并没有在他玫瑰杀人的计划之内。案发现场为什么会如此的凌乱,那是因为夏明时间紧迫,他来不及做细致的收尾工作了。夏明又是如何杀的杨柳?在去见夏明之前,我已先将本市、宋州市、临江之间的航班,火车车次的时刻表一一比照,心中已有了个大概,等到我看了夏明在宋州市所照的照片后,我终于恍然大悟,在这里夏明巧妙地和我们打了一个时间差。3号下午他从临江上的火车,这没有错,有魏华作证,可他并不是第二天上午到的宋州市,而是在火车开出一个多小时后,在??康牡谝徽颈阆铝嘶鸪?,之后又迅速返回临江,坐上从临江直抵本市的航班。他于晚八时左右到达本市,并在当晚九、十点钟实施了罪恶的谋杀,并于第二天中午搭乘本市飞往宋州市的航班,于下午三点多钟到达宋州市。”

“破绽就在那些照片上。”王励接着说,“我仔细看过他那些照片,都是背东面西照的,即全部是夕阳偏西的时候照的,没有上午照的。这样,就有一个疑问,既然是上午到的宋州市,为何照的全是夕阳照?由此我推断出夏明说了谎。”

王励决定再去询问夏明。

恒泰公司总经理室,夏明一脸微笑地迎接王励:“我知道你最终还会来。”

“惩恶扬善是我们警察的职责,不管违法者作案的技巧多么高超,也终将难逃法律的制裁。”

“王队长,我知道你一直在想,以我目前的社会地位,为什么会成为一个玫瑰杀手?看见没?”夏明说着,把手中的一个电脑U盘递给王励:“答案全在这里,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一切。败在你王队长的手下,我口服心服。”夏明此时惨然地一笑,王励下意识地感到有些不妙,他本能地冲上前去。

“夏明你……”

“没用了,王队长,一切都来不及了,还记得我那篇小说的名字吗?《血色玫瑰》,多好啊。”说着,夏明从抽屉里拿出一支玫瑰花,斜插在自己的衣领上,之后便一动不动了。原来,在此之前,他已服了剧毒。

遗书很长,展示了夏明的心路历程:

中专毕业后,我怀揣着一张文凭外加几十元钱,只身来到萧山市。城市的繁华与我家乡的荒蛮形成了鲜明对比,我发誓一定要在这里扎下根来??墒?,要想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谈何容易!万般无奈之下,我成了酒楼的一名配菜工,正是在这里,我遇到了改变我一生的女人,那便是郭婷。

那时的我,心中梦想着能成为一名作家,可是满怀信心地寄出的所有稿件,全部石沉大海!那种痛苦、彷徨,至今让我难忘。一天,郭婷在出门时,不小心崴了脚,我爷爷是当地有名的中医圣手,接骨按摩更是拿手好戏。我自幼受家庭熏陶,也学会了,为她做了治疗,事后,郭婷点名要我当了她的私人保健医师。我当时只知道郭婷是萧山市有名的富婆,经营着几家以“富贵城”为名的连锁洗浴中心,以为她看重的应该只是我的按摩技艺。然而,我错了。事实上,郭婷的洗浴中心还非法经营色情服务的勾当,在她的金钱关照与勾引下,不久我被引诱着上了她的床,成为她手中的一个玩物。郭婷对我的要求是随叫随到,犹如她所养的一条狗。但我有男人的尊严,不想长期过这种性奴似的生活,不久以后我就离开了她。然而,我无论找到哪个单位,不出三天,准会以各种理由将我辞退。我知道,这都是郭婷搞的鬼!一个月后,我又回到郭婷身边。之后,我便有机会与各色妇人打交道,我知道当初的我已经死了,而活在世上的夏明,便是一个玫瑰杀手,我要向所有如郭婷样的自私、淫荡、玩弄男性的女人复仇!

没想到我苦心寻找的复仇机会,这么快就来临了。我觉得公司副总经理兼总会计师刘旭可以利用,我便极力拉拢,很快就成为好朋友,而将我们联系在一起的因素只有一个,那便是设法除掉郭婷。除掉郭婷,刘旭就会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而我不但可以复仇,同时也可得到一笔不菲的资金。

我从小就爱读侦探小说,读得多了,一些经典案例便印在了脑子里。记得一部日本的侦探小说,说是犯罪分子在车厢里放置了干冰,汽化了的二氧化碳气体使得驾驶者因缺氧而昏迷,从而导致车祸发生,随着二氧化碳气体的挥发,根本不露任何痕迹。待我说出这个案例后,刘旭连连称赞,于是,一个罪恶的阴谋便诞生了。

“顺便问一句,夏总请客为什么会在夜玫瑰大酒楼?”因为以夏明的实力,他请女朋友吃饭,应该会选择一个更好一点的酒店,而夜玫瑰大酒楼只属于一般酒店。

“是这样的,其实夏明这个人一向是蛮随和的,再说,他喜欢这酒店的名字。”

走访完项红,王励和沈军又去夜玫瑰大酒楼。酒楼里顾客很多,王励拿出了一张夏明的照片,让当时的服务生辨认,小伙子看后,说:“王队长,那天他们确实来过,就坐在10号桌。”小伙子说着,还往不远处指指。

王励迈步走到10号桌前,问:“那你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走的么?”

“几点走的?这个……王队长,那天的客人实在太多,我没注意。”

这时,王励突然想起,那天夜里,因项红处于昏醉之中,夏明很可能是在时间上做了手脚。他返回局里后,就作了如下分析:

“本月15号那天晚上,夏明确实是和项红在一起,他们也确实是去了夜玫瑰大酒楼,不过,他们绝对不是九点多钟离开的。夏明给项红说时间的时候,项红已经昏醉,夏明给她说几点她自然也就认为是几点了,何况夏明还故意指着大厅内的大钟??嘉一鼓擅?,以夏明的经济实力,在夜玫瑰大酒楼请客也就算了,为何连个包间都不事先预订,那可是与情人的约会呀,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他就是想借用那架钟。另外,小刘的电影票是夏明给的,为什么早不给,晚不给,偏偏是在15号的晚上?其实这只为提前支走小刘。现在我们可以设想一下,那天晚上他们是八点多钟离开夜玫瑰大酒楼的,从夜玫瑰大酒楼到项红的宿舍,开车需要十几分钟,再到赵燕的住处,顶多不到半个小时,而小刘看完电影回来,大概要十点多钟。这样,夏明也就有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他完全有可能在实施了罪恶的谋杀之后,再返回项红的住处,一方面照顾项红,一方面等小刘回来,以便到时给他做一个铁证,可谓巧妙至极。”

“等等,王队长,不是说夏明杀赵燕,是没有预谋,仓促出手吗?”

“不对,现在看来,夏明杀赵燕应该是有预谋的,现场之所以没有玫瑰花,那是因为也许赵燕并没有在他玫瑰杀人的计划之内。案发现场为什么会如此的凌乱,那是因为夏明时间紧迫,他来不及做细致的收尾工作了。夏明又是如何杀的杨柳?在去见夏明之前,我已先将本市、宋州市、临江之间的航班,火车车次的时刻表一一比照,心中已有了个大概,等到我看了夏明在宋州市所照的照片后,我终于恍然大悟,在这里夏明巧妙地和我们打了一个时间差。3号下午他从临江上的火车,这没有错,有魏华作证,可他并不是第二天上午到的宋州市,而是在火车开出一个多小时后,在??康牡谝徽颈阆铝嘶鸪?,之后又迅速返回临江,坐上从临江直抵本市的航班。他于晚八时左右到达本市,并在当晚九、十点钟实施了罪恶的谋杀,并于第二天中午搭乘本市飞往宋州市的航班,于下午三点多钟到达宋州市。”

“破绽就在那些照片上。”王励接着说,“我仔细看过他那些照片,都是背东面西照的,即全部是夕阳偏西的时候照的,没有上午照的。这样,就有一个疑问,既然是上午到的宋州市,为何照的全是夕阳照?由此我推断出夏明说了谎。”

王励决定再去询问夏明。

恒泰公司总经理室,夏明一脸微笑地迎接王励:“我知道你最终还会来。”

“惩恶扬善是我们警察的职责,不管违法者作案的技巧多么高超,也终将难逃法律的制裁。”

“王队长,我知道你一直在想,以我目前的社会地位,为什么会成为一个玫瑰杀手?看见没?”夏明说着,把手中的一个电脑U盘递给王励:“答案全在这里,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一切。败在你王队长的手下,我口服心服。”夏明此时惨然地一笑,王励下意识地感到有些不妙,他本能地冲上前去。

“夏明你……”

“没用了,王队长,一切都来不及了,还记得我那篇小说的名字吗?《血色玫瑰》,多好啊。”说着,夏明从抽屉里拿出一支玫瑰花,斜插在自己的衣领上,之后便一动不动了。原来,在此之前,他已服了剧毒。

遗书很长,展示了夏明的心路历程:

中专毕业后,我怀揣着一张文凭外加几十元钱,只身来到萧山市。城市的繁华与我家乡的荒蛮形成了鲜明对比,我发誓一定要在这里扎下根来??墒?,要想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谈何容易!万般无奈之下,我成了酒楼的一名配菜工,正是在这里,我遇到了改变我一生的女人,那便是郭婷。

那时的我,心中梦想着能成为一名作家,可是满怀信心地寄出的所有稿件,全部石沉大海!那种痛苦、彷徨,至今让我难忘。一天,郭婷在出门时,不小心崴了脚,我爷爷是当地有名的中医圣手,接骨按摩更是拿手好戏。我自幼受家庭熏陶,也学会了,为她做了治疗,事后,郭婷点名要我当了她的私人保健医师。我当时只知道郭婷是萧山市有名的富婆,经营着几家以“富贵城”为名的连锁洗浴中心,以为她看重的应该只是我的按摩技艺。然而,我错了。事实上,郭婷的洗浴中心还非法经营色情服务的勾当,在她的金钱关照与勾引下,不久我被引诱着上了她的床,成为她手中的一个玩物。郭婷对我的要求是随叫随到,犹如她所养的一条狗。但我有男人的尊严,不想长期过这种性奴似的生活,不久以后我就离开了她。然而,我无论找到哪个单位,不出三天,准会以各种理由将我辞退。我知道,这都是郭婷搞的鬼!一个月后,我又回到郭婷身边。之后,我便有机会与各色妇人打交道,我知道当初的我已经死了,而活在世上的夏明,便是一个玫瑰杀手,我要向所有如郭婷样的自私、淫荡、玩弄男性的女人复仇!

没想到我苦心寻找的复仇机会,这么快就来临了。我觉得公司副总经理兼总会计师刘旭可以利用,我便极力拉拢,很快就成为好朋友,而将我们联系在一起的因素只有一个,那便是设法除掉郭婷。除掉郭婷,刘旭就会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而我不但可以复仇,同时也可得到一笔不菲的资金。

我从小就爱读侦探小说,读得多了,一些经典案例便印在了脑子里。记得一部日本的侦探小说,说是犯罪分子在车厢里放置了干冰,汽化了的二氧化碳气体使得驾驶者因缺氧而昏迷,从而导致车祸发生,随着二氧化碳气体的挥发,根本不露任何痕迹。待我说出这个案例后,刘旭连连称赞,于是,一个罪恶的阴谋便诞生了。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