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故事文章频道!精选美文天天欣赏
您现在的位置: 文章首页 > 心情日记 > 分享 >

榔头娶亲

小故事网 时间:2014-09-29 佚名
  榔头姓方,因为长了个酷似榔头的脑袋,村里人都叫他榔头。榔头很早就没有了父母,十几岁时染上了赌博的恶习,父母留下的几亩承包地被他卖了再卖,卖来的钱都送给了赌场。两间茅草房破烂不堪,耗子进屋转一圈都失望的含着眼泪感叹,嗨,忒穷了。因为这,榔头到了四十多岁也没混上个媳妇。村里人都说,榔头这辈子是吃完了的糖葫芦——光棍一根了。
 
  开春的时候,上边落实土草房改造补助政策。邻居们帮忙筹集了一点钱,加上政府补助一部分,给榔头翻盖了新房,榔头心里美滋滋的。社主任拍着榔头的肩膀说,小子好好干,房子有了,赶明我再帮你介绍个老婆。榔头看着社主任,只顾嘿嘿的笑。
 
  说来也巧,社主任的一门远房亲戚家有个女儿,刚刚离婚,社主任听说了,立马把她和榔头往一起撮合。
 
  女人四十来岁,模样清秀,清澈的眼神里透着几分忧郁??醋耪庹感碌耐叻?,规矩的小院,还有眼前这朴实硬朗的汉子,一丝红晕掠过女人的脸颊。榔头乐得合不拢嘴,一个劲儿的给社主任点烟倒水。
 
  女人提出要点彩礼,不多,就两万。女人说知道榔头不富裕,可是要娶媳妇总得有点表示啊。社主任大手一挥说,行,这年头钱这么毛,两万不多,明天我给你拿两万块钱,买点儿衣服和婚礼用品,选个好日子结婚。
 
  婚礼很简单,榔头骑着摩托车把女人接过来,招待左邻右舍简单吃了顿饭就算完事儿。女人和相亲那天的穿戴一样,没买新衣服,也没买结婚用品。
 
  婚后的榔头像换了个人,每天起早贪黑,精心侍弄着地里的庄稼,播种、施肥、除草,样样农活都抢在邻居们的前头。女人把家收拾得井井有条,干干净净。每天老早把饭做好了,等着榔头回来一起吃。女人要和榔头一起下地,榔头不让,怕累着女人。女人说想看看地里的小苗,怕榔头弄不好,榔头就让她去了。女人手脚麻利,干活熟练,一会功夫就把榔头落出了半截地。
 
  蔚蓝的天空飘浮着几朵白云,一阵微风吹来,绿油油的小苗晃动着娇嫩的身躯,有几只蝴蝶在女人的头顶上轻盈的追逐飞舞??醋叛矍暗那榫?,榔头的心里就像三伏天喝了冰糖水——又爽又甜。
 
  女人话语不多,闲暇时就一个人坐在炕边沉思,像有想不完的心事。隔三差五就出趟门,说是回娘家,每次都是老早赶回来,从没耽误给榔头做饭。榔头问女人是不是有什么事,女人说是妈妈身体不好,让她担心。
 
  那天,收工回来的榔头在村口碰到了社主任。社主任说,你小子娶了这么好的媳妇,也不说请我喝两杯。榔头爽快的答应,请,一定请。
 
  镇上的小酒馆里。社主任嗍了一口酒,问榔头,我给你介绍的媳妇不错吧?想想你从前的样子,再看看现在,把你打扮的利利索索,有模有样。
 
  榔头嘿嘿的乐着。
 
  社主任说,好可是好,你得留着点儿心眼,到手的鸭子可别弄飞了。
 
  榔头明白社主任的意思,忙解释说,她妈有病,她惦记着,所以总往娘家跑。
 
  社主任眼睛一瞪,她妈好着呢,我家亲戚,我能不知道?你别让她给唬了,这结过婚的女人,主意正着呢。
 
  榔头的脑门子上沁出了汗,手在发抖,耳朵嗡嗡直响,社主任又说了些什么,他根本就不知道了。
 
  风和日丽的早晨,女人说要回娘家看看。榔头说,去吧,早点回来。榔头看见女人在村头的公路上了通往镇上的汽车,急忙骑上摩托车,远远的跟在汽车后面。
 
  女人在镇上下了车,匆匆走进药店,之后又进入食品店,最后提着一个装得满满的食品袋上了一辆出租车。出租车下公路,上小路,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拐进了一个小村子,停在了一户人家的门前,女人快步走进了屋里。
 
  榔头停下摩托车,离远向屋里张望,顿时觉得天旋地转,两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功夫不大,女人出来了,朝小路这边走来。榔头忽地一下蹿到女人面前,双手扳住女人的肩膀使劲儿的的摇晃,歇斯底里的喊,你这个不要脸的娘们,敢吃里爬外,你说,屋里那个人是谁?
 
  路边一棵老榆树上蹲着几只麻雀,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喊叫声,吓得扑棱棱的飞走了。
 
  女人惊呆了,脸色煞白,好一阵才缓过神来。她捋了一把散乱的头发,显得很镇定。
 
  女人说,那人是我前夫。三年前患上了癌症,现在是晚期了。为了不让我跟着他受苦遭罪,强逼着我和他离了婚。他是孤儿,身边没有亲人,我不能扔下他不管。钱花没了,实在没办法,我只好再嫁,要点彩礼,给他买点药物和补品,让他在最后的这段日子里少点痛苦。这事怨我,不该瞒你,事到如今,想怎么办,随你的便。
 
  榔头使劲摩挲了一把硕大的后脑勺,长长叹了一口气。忽然,他跨上摩托车,飞也似的朝镇上的方向奔去。
 
  女人傻傻的站着。四周静静的,一缕清风吹来,那棵老榆树的叶子发出刷刷的响声。
 
  一会功夫,榔头回来了,摩托车上多了一套崭新的被褥,还有一块炕革。榔头冲着女人喊,还愣着干什么,回去把西屋拾掇出来,下午把他接到家里来。
 
  乡间小路上,榔头驾驶着摩托车疾驰着,身后坐着女人,女人的脸紧紧的贴在榔头宽厚的脊背上,泪水浸透了榔头的白衬衫。
文章精选
对文章的表态